当前位置: 首页 - 霞浦史话 - 正文

霞浦.千里海疆行(第三十一集、三十二集)

发布时间:2017-02-22

 

第三十一集——《长堤筑梦》

 
郑勇,四十三岁。每天坚持长跑,已经成了他多年来的习惯。
 
四十分钟后,郑勇跑到了位于松港街道的海堤,这里是霞浦城关距离大海最近的地方,也是郑勇每天长跑的终点站。
 
这条全长5434米的海堤,是福建省已建海堤中最长的。它面对的就是波涛万顷的福宁湾。
 
 
  
 
 
元至元二十三年(1286年),长溪县取福安、宁德的首字,取名福宁州。福宁湾也由此得名。此后,福宁州曾改为福宁府,后又改名为霞浦,但不管行政区划如何变革,福宁湾的命名一直沿用至今。
 
“东去无边海,西来万顷田,东西沙径合,朱紫出其间”,唐乾符年间,文人陈蓬曾经写下这四句诗,恰如其分地形容了福宁湾的地势。
 
霞浦县原有的老城区土地面积小,不到8平方公里,地势狭长,不利于长远发展。
 
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霞浦人就萌生了更大胆的的想法——在福宁湾围海万亩!1993年,经过科学论证,福建省计委批准了名为沙头围垦项目的围海工程。但是,由于技术、资金等原因,在此后长达八年的时间里,项目的关键部分--十里长堤一度处于停工状态。
 
2002年4月27日,时任福建省省长的习近平同志来到沙头围垦工程现场调研,希望把沙头围垦列为三都澳总体开发的排头项目,拓展霞浦陆域,推动霞浦的跨越式发展。2008年3月,福建省发改委批准该围垦工程重新开工建设,沙头围垦工程从此正式改为福宁湾围垦工程,滩涂地上再度响起了钩机的轰鸣声。经过三年多时间的建设,2011年11月,终于实现了大堤一次性成功堵口截流合龙,海堤全线贯通。
 
眼前的这条二级公路是围堤之后修筑的,此前,沙塘街村的村口全是大片的滩涂。现在,十里长堤拦住西来的三河之水,海堤之内形成了庞大的人工湖,村口原有的滩涂地缩小了不少,这些原来以讨小海为生的村民正在慢慢适应这种变化。许多村民把目光投向了长堤之外的海域。
 
海堤筑成之后,村里的紫菜养殖业拓展到了外海。村民桂爱婵今年62岁了,长堤建成后,年岁渐高的她已经不能适应外海风高浪急的高强度作业,但是,每到紫菜收获的季节,她都会和家人一起晾晒刚收上来的紫菜。
 
福宁湾围垦项目是福建省在建的围垦项目中规模最大的。截至2015年3月,项目累计完成投资近10亿元。垦区2600亩城市建设用地累计完成填方1760亩,并顺利通过验收。松山、沙塘湾两个二级渔港业已竣工并投入使用。
 
村民魏韩善,从事紫菜养殖加工已有20多个年头。两个孩子都已经在上海成家立业,他和老伴因为不习惯大城市的生活节奏,于是留在了沙塘街村的老宅。如今魏韩善在村里有个不小的加工厂,自从2012年沙塘湾渔港建成以来,去码头了解当天紫菜收获的情况,成了他每天的必修功课。
 
这一天,郑勇组织了一次环城长跑。长跑的快乐并不在于跑得有多远,而是在过程中不断坚持,不断突破自我。脚下的长堤就是他们的舞台,是他们梦想的延伸。

 

实现梦想的征程从来没有一帆风顺,从围垦项目批准立项至今,整整一代霞浦人带着自己平凡的梦想参与到了家乡的建设中,绵延的长堤所指引的正是他们梦想的方向。

 

第三十二集——《下浒往事》




清晨,当冬日的暖阳洒向这片沙滩,临海而居的人们又开始了一天忙碌。这里是霞浦县的海滨城镇下浒,其位于霞浦东冲半岛中部,西临三都澳官井洋,西北临东吾洋,东南与西洋岛隔海相望,是霞浦县南部沿海乡镇的水陆交通枢纽和物资集散地。
 
 
  
 
 
始建于明嘉靖年间的外浒城堡呈椭圆形,城周长648米,墙体由乱毛石及鹅卵石砌成。作为古代抗倭战争中的一个历史符号,被列为福建省第八批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下浒镇海岸的岩礁错落有致,湾内风平浪静,气候宜人,素有“闽东北戴河”之誉。外浒沙滩是下浒镇独特的地标,全长1600多米,宽260米,形如弦月,坡度平缓。有人形容“此地黄沙细如尘,轻车驶过了无痕”。令人心驰神往。
 
在三洲村,有三排与新建民房风格完全不同的古建筑群,格外引人注目。古朴的青砖灰瓦,精细的雕梁石柱,肃穆的祠堂、神龛、匾额,焕发着时空交错的韵味。这些房子建于清代嘉庆至道光年间,砖木结构,坐北向南,大部分宅院呈“日”字形,主座前后天井。镂空的窗雕多为花卉人物,线条流畅,简洁明快。它是霞浦县至今规模最大、保存较为完好的古建筑群之一。
 
据三洲村的族谱记载,他们的先祖来自霞浦赤岸。宋元丰三年(1080年),王务琨的第十世孙世泰公,迁至三洲,繁衍生息至今。王氏先祖迁移至三洲村时,以务农为主,不久转向海上贸易,逐步兴旺发达。相传,当时霞浦南部沿海的田地,几乎都属于三洲王氏家族,因此,他们被称为“三洲王”。

清同治年间,王世泰第34代,出了个王朱善,字家祥。他依托祖上的田地,做起了大米生意,积累了一定的财富。他性情慷慨,常常周人之急,乡里有善举,必定鼎力相助,从不吝啬。清末,沿海一带常有兵匪烧杀抢掠,民不聊生。为了保护乡民的人身财产安全,王朱善出资组建了三洲村民团,拥有枪支、土炮,还建起了三座炮台。
 
距离下浒镇区几十公里有一个文星明村,全村人都姓林。宋绍兴八年(1138年),林氏祖先从莆田迁居到这里,以养鸭为生,过着遗世独立的生活。民国版的《霞浦县志》记载:“宋庆元时禁伪学,朱元晦(朱熹)避地于此村,仰观天象曰:‘文星其复明乎’!”。正是因为朱熹一句话,成就了文星明村这个富有诗意的村名。
 
虽然现在村里已经通了自来水,但很多村民还是习惯打井水来用于日常生活。这口井有个动人的名字叫“朱公井”。相传是他们的先祖在南宋著名的理学家、教育学家朱熹指引下开凿的。《霞浦县志》记载:“相传朱公至此,令土人凿井,以资行渴”。
 
进入冬季以来,下浒镇文星明村的村民,会上山砍伐一种小灌木,置于家门口的空地上烧成灰。这样做,是为了获取一种制作黄粿用的碱水。尽管现在食用碱已十分容易买到,但村民们依然习惯采用这种延续了数百年的做法。加工后的黄粿,还要在扣板上使劲揉压,最后用模具压成带花纹的饼状,做工考究的黄粿就成型了。

《林氏家谱》谱序中,录有许多文人雅士为文星明所撰诗句,大部分是描写文星明村的山水秀丽景色。站在文星明村的后山上,环视四周,星罗棋布的巨石,巍峨峥嵘,自然形态十分奇特。山上清风凉爽,倍感心旷神怡。
 
历史是风景,今天也是风景。村庄里的故事传说,沉淀在了一代代后人的乡愁情感中。许多像王伏玲这样的村民们,依然勤快地早出晚归,收获着平凡朴实的时光,也一定能为下浒镇书写美好光辉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