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霞浦史话 - 正文

霞浦.千里海疆行(第三十五集、三十六集)

发布时间:2017-02-22

 

第三十五集——《元宵茶香》

 

霞浦元宵茶被称为“中国第一早茶”,是绿茶中的精品,它的开采期一般在元宵节前后的一两天,如果遇到暖冬,有的年份在正月初二初三就能采摘,开创了我国元宵节就可饮用新茶的先例。

 

 

元宵茶的外形扁平直挺,色泽银绿隐翠,当它与水相遇,绿、黄两色浑然天成。人们喜爱元宵茶,除了它的品相,还因它具有的健康功能,茶叶中富含的氨基酸、咖啡碱、维生素等是人体不可缺少的营养元素。

 

霞浦依山面海,常年受海洋性气候的影响,形成了冬暖夏凉、春早秋迟、无霜期长的自然特点,这是培植茶叶得天独厚的条件。1986年6月6日,当时的福建省委书记项南在登临沙江镇葛洪山茶场时,面对福宁湾东吾洋山海绮丽的壮阔景象,生发了在福建大念“山海经”的发展思路。
 
 
唐•陆羽的《茶经》记载:“茶之为饮,发乎神农氏。” 《毛诗•草木疏》说"蜀人作茶,吴人作茗"。现代许多专家认为中国的饮茶习俗最早始于三国时期的吴国。当时,东吴在霞浦设立温麻船屯,先民们就在这片古老的土地上开始了与茶为伴的生活。相传在晋代,中国道教丹鼎派最重要的倡导人之一葛洪曾在高平山(今葛洪山)中修道炼丹,他将茶树的叶子掺入草药中练成丹丸,为当地的百姓治疗疾病。
 
 
到了唐代,霞浦已经成为闽东地区茶叶的主要产区,并开始了它漫长的传播之路。公元804年,日本空海大师随遣唐使入唐,在霞浦逗留41天的日子里,他品尝到了这个东方古国的茶香,归国后,他不仅为日本带去了中国的佛法,也带去了中国的茶籽和制茶的技术,成为了在日本传播中国茶先驱。
 
 
半月里在古时是浙津驿的所在,水陆交通便捷,清代茶商雷志茂便把茶叶、盐巴、海产等物品,通过古官道运到苔崎渡,再通过水路运往全国各地,在当时积累了巨大的财富。在古代霞浦霞浦,当时茶叶贸易口岸主要在福宁湾和三都澳,在清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朝廷在三都澳设立福海关后,更多的茶叶从这里被送往世界各地,霞浦茶叶的产销在当时也达到了最为鼎盛的时期。
 
水门的发展是现代霞浦茶业发展的缩影。水门乡的茶岗村原叫“草岗村”,曾经是一个荒草丛生、土地贫瘠的村落,上世纪50年代,在的政府扶持下,当地农民开始了开垦茶园,发展茶叶的脱贫之路,草岗村的命运开始因茶而改变。
 
 

从古到今,一片茶叶在霞浦茶人的手中被调制成了回味无穷的茶香,被誉为“中国第一早茶”的霞浦元宵茶,正越来越被世人认知与认可。在茶的世界里,有的人获得了生活的美满,有的人发现了生命的诗意,有的人品味出了乡愁,更多的人,把茶视为了安身立命的根本。


 

第三十六集——《梦幻海岸》

 
北纬26度,镶嵌着一条绕行在福建省霞浦境内的海岸线,蜿蜒曲折。长达485公里的海岸线,造就了全国近海地区面积最大的滩涂。阳光照耀下,霞浦的滩涂变幻出缤纷灿烂的色彩,成为摄影师为之倾倒的摄影天堂。在这里辛勤劳作的人们不仅创造了美好的生活,也成为生活中的一道风景。
 
  
 
初冬,海边的季风显得略微干燥。霞浦县古岭下村的曾李水约了同伴一起去讨小海。从小生活在海边的人,他们新的一天是从家门口的那片滩涂地开始。渔民们通过泥橇在滩涂中捡拾隐藏在泥土中的小海鲜,这种简单的作业方式被称作“讨小海”。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这种讨小海的生活方式在曾李水看来,再寻常不过。但是对于郑德雄来说,却是另一番奇特的景象。50多岁的郑德雄出生于霞浦县东冲半岛一个渔村——大京村。金沙碧海,霞光掩映是家乡留给郑德雄的最深印记。从接触相机的那一刻起,郑德雄就把镜头对准家门口的那片海。
 
 
2008年,郑德雄的摄影作品——《心中那片海》在台湾获得第七届郎静山纪念摄影奖最高奖, 随后,何兴水的《海上渔村》获得第47届香港国际摄影展金奖,夏东海的《故乡的海》获首届当代国际摄影双年展学院奖,郑德雄和朋友们的滩涂作品一出来就惊艳了全世界。这些优秀的滩涂摄影作品开始在《中国摄影》、《国家地理》等专业杂志上刊登,一个原本陌生的名字——“霞浦”,频繁地出现在国内外摄影家的视野。
 
2012年7月,一张名为《霞浦风光》的摄影作品随神舟九号飞船登上太空。2013年,北岐滩涂入选《美丽中国》普通邮票。
 
 
曾经,霞浦蕴秀于内,鲜为人知,如今,它被誉为“中国最美的滩涂”、“国际滩涂摄影胜地”,每年吸引着数十万国内外摄影爱好者到此拍摄。
 
霞浦北岐,凌晨五点半,人们早早赶来,是为了拍摄日出东方的瞬间。潮水未至,晨光熹微,滩涂上散布着潮水退去时遗落的重重纹理,三三两两的渔民行走在滩涂上,所有的一切,足以让远到而来的人忘记疲惫。
 
江连水虽然仍然在讨小海,仍然在撒网,但是他已经不再捕鱼了,渔网已成为他表演的道具,他的动作也不是为了捕鱼,而是为了表演,他已经是一个专业的模特了。
 
  
 
这些摄影爱好者的到来,给江连水的人生注入了更明亮的色彩,也改变了许多普通渔民的生活。“摄影”带来的经济效益为这个海滨小城催生了一个个陌生而又熟悉的产业,“摄影向导”,“渔民模特”、“摄影酒店”……摄影正使得一个个古老的渔村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
 
潮起潮落,花谢花开。漫长的海岸线,形成了闽东独特的自然与人文景观,她见证了这里的沧海桑田,记录了这里的社会发展变迁。
 
 
从黄瓜山丘到温麻船屯,从葛洪仙踪到妈祖女神,从抗倭烽火到千年古道,从人物群雕到民俗风情。从筚路蓝缕的风霜雪雨,到礼仪之邦的诗书传家;从商贾云集的海上贸易,到辉煌灿烂的现代文明。那浪花写诗作画的海滩,那迎风歌唱的海岛,似乎都在倾诉着日月交替下的风云际会,铭刻着千里海疆充满神奇色彩的文化留存,也升腾起无数人对家乡的热爱与自豪。
 
悠悠岁月,山水人文意蕴绵长。千里海疆,惊涛拍岸春潮激荡。霞浦,铺满霞光的地方,站在新的历史起点,正浓墨重彩谱写新的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