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人物述林 - 正文

杜星垣第一次回乡记

发布时间:2017-03-22

 

作者:陈 旭

 

在共和国中央领导中,有许多人是少年时便离家,投身革命的。在漫长的革命征途中,他们也常怀念家乡,思念故乡的亲人。但为了民族的解放,人民的革命建设事业,他们戎马倥偬几十年,直到全国解放后,才得以返乡探亲。原国务院秘书长杜星垣就是这样一位“少小离家老大回”的中央领导。

 

1914年2月,杜星垣出生于三沙镇西澳村。1936年参加上海抗日救国青年团。同年毕业于上海大夏大学(华东师大的前身)教育学院。抗日战争时期,1937年杜星垣胸怀报效祖国的雄心壮志,徒步北上延安,进入抗日军政大学追求革命真理。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华南的战役,建国后,先后任中共广州市委工业部部长和副书记、第一和二机械工业部副部长、国家经委副主任、水利电力部副部长、四川省革委会副主任、中共四川省委书记,国务院第一副秘书长、1981年任国务院秘书长等职。

 

1961年,正是全国遭受三年自然灾害的困难时期。时任水利电力部副部长的杜星垣遵照毛泽东关于高级干部要下去调查研究的指示,第一次回到故乡三沙。

 

1961年5月,离家26年的杜星垣同志回家探亲。他只带一个随从到省城福州后,坐车到宁德,又从宁德三都码头坐舰艇到三沙,当他启程回家时,县里领导及闻讯赶来的区、镇领导等要陪同前往,被他拒绝。他说:“我是回家探亲的,不是回来光宗耀祖的,我们共产党人不搞那种前呼后拥,鸣锣开道的事。”5月正是春暖花开的时节,清新的空气,湛蓝的大海,蔚蓝的天空,踏上回家的路,看见故乡熟悉的山川丘陵,阡陌田亩,屋宇房,一种难以掩饰的激动之情在他的胸中奔涌。26年了,在那烽火连天的岁月里,他曾多次在北国的山岭上翘首南望,思念故乡、亲人。今天,远行的游子终于回到了故乡的怀抱,怎能不令他激动!

 

听说少小离家出外当了大官的杜星垣回来了,西澳村轰动了,乡亲们从四面八方赶来。看着乡亲们那亲切的面容,听着那熟悉的乡音,杜星垣高兴不已。他用带来的糖果、香烟招待兴高采烈的乡亲们,向他们问寒问暖。问家乡的情况,问往年的收入怎样?问解放了,人民当家作主了,共产党的政策好不好?土改后,各家各户分了多少地、多少房?一位地主出身的本家兄弟来看他,他问道:“土改了,你屋里还有多少地呀?多少房子呀?要拿出多余房子给人家住,要靠劳动生活。”阔别几十年,最让杜星垣怀念的还是他儿时的乡友和同学,他们变得怎么样了?儿时有多少有趣的故事呵!回味,留恋,多有意思……于是,他来到儿时的乡友中间,来到老同学中间,几十年了,大家都变了,都老了,手紧握着手,肩紧挨着肩,道家常,话当年,诉说前进路上的各种问题,真有说不完的话,道不完的情……

 

当时,三沙没有招待所,负责后勤工作的同志在三沙渔业公司机关办公楼二楼腾出几间房子,临时找来几张木板床和铺盖,杜星垣与随从和负责保卫的县公安局警卫人员等就住在这里。

 

当他来到霞浦县城时,当年他曾读书过的县城故地重游,感慨万千。霞浦是个具有悠久历史的县城,曾经是福建八府之一福宁府所在地,是闽东政冶、经济、文化中心,历来较为繁华。杜星垣回乡时,霞浦县城基础设施建设比较滞后。杜星垣看后,对陪同的县里领导说:“一定要做好城市的建设工作,要让人民有房住,有饭吃。”到母校霞浦一中参观视察,挽今追昔忆峥嵘,回忆起20年代在霞浦一中求学时学习、生活的点点点滴滴,他兴致分外高涨。当得知当年就读的班级校舍还在,还特地到班级左看右看,摸摸这里触触那里,许久不忍离去……

 

杜星桓同志原则性很强,对亲戚朋友提出的个人要求,都被他都一律拒绝了。但他对关系到家乡农业生产的水利水电建设、机器设备、三沙港口建设等都十分关心。霞浦县罗汉溪溪西水库,1959年工程动工兴建,1960年8月因县财政困难停工缓建,设计库容量又较小,要求续建并增大设计库容;省三沙渔业公司前身是闽东造船厂、冷冻厂、罐头厂、电厂等五家企业,规模偏小,不利于发展,要求协调联合成立公司;霞浦溪西水库建成发电之前,三沙电厂是烧煤发电,发电设备装机容量太小,远远不能满足三沙镇区居民生活和生产用电需求;三沙境内山低源短,无大溪河,淡水资源十分缺乏,居民和渔民生活用水,靠有几口水井,小山塘拦蓄天然雨水,或到几里外,肩挑由岩石裂隙渗透出来的水来饮用,由于源少人多,无法供给,迫切希望能建一水库等等。杜星垣在认真听取县委领导的汇报后,当场给予答复和作出帮助解决的方法,使这些问题基本上得到顺利解决,为家乡人民办了实事。

 

1961年,正当全国人民满怀豪情的沿着“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过渡时期总路线,热火朝天的执行“第二个五年计划”,掀起全面社会主义经济建设新高潮的时候,突然遭到了历史罕见的严重自然灾害,而且持续时间长达三年之久,这就是人们至今不忘的三年自然灾害。在三年困难时期中,农业受灾,粮食减产,物资紧缺,物价上涨,粮、棉、油等生活必需品供不应求,给人民生产、生活造成严重困难,给刚刚焕发生机的经济建设造成严重影响。

 

那时,霞浦城镇居民平均每人每月发给成品粮粮票从困难时期刚开始的21斤减到15斤,平均每人每天只有5两,每餐不足2两,吃不饱。棉布、食盐、火柴、生活用煤等都凭票凭证供应。农村社员按低标准留粮,不足部分用“瓜、菜、代”补充。许多人因为长时间吃“瓜、菜、代”,营养不良,经常出现浮肿,大便干燥,身体无力。

 

其族人反映口粮经常不够,肚子吃不饱,表达不满情绪说:“人民公社好,粗茶淡饭吃不饱”,“食堂光汤,吃了心慌,做活没劲,吃饭嚷仗”,“过去粮食打的少,还够吃,现在粮食打多了(浮夸风),却不给人吃够,政府不知道把粮食用到哪里去了!”面对极度缺粮的现状和群众的疑惑。杜星桓要求大家能体谅国家的困难,不能只想到向上伸手,要自力更生,在参加集体生产之余,可以搞点副业。没有粮食,鸡鸭也不是完全不能养。山上有的是虫子,海里河塘里也有鱼虾,让鸡上山,鸭下塘,照样可以长肉下蛋。讲到自力更生、生产自救时,杜星桓指出,三沙山坡荒地多,要发动群众多种瓜菜,房前屋后都可以种,以瓜代粮。

 

他深入农村,深入基层,广泛接触干部群众,花了5天时间,亲自进行调查研究,了解家乡人民贯彻执行党的“八字方针”(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情况,对于如何进一步调动农民的积极性,供给制、粮食征购、余粮分配、三包一奖、评工记分、公共食堂、所有制等问题还需要加以研究,有些政策还需要加以修正。研究发展国民经济中存在的问题,寻找纠正大跃进以来出现的缺点错误的办法,为党中央指导经济建设、制订正确的方针政策提供事实依据。